六肖期期准 > 德育之窗 > 德育动态 > 姝f枃

给儿子赵世诚的绝笔家书-新闻网

鏉ユ簮锛毼粗   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娆℃暟锛 娆°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19-02-24 14:33

  给儿子赵世诚的绝笔家书-新闻网给儿子赵世诚的绝笔家书 点击数:加入时间:2005-03-09 (作者 赵渭宾将军 录入校注:赵渭宾将军长孙赵令德,我校退休教授) (编者按:1938年3月在台儿庄一线举行了著名的台儿庄会战,会战由李宗仁将军指挥,川军122师奉命死守山东滕县,师长王铭章中将,师参谋长赵渭宾少将以下全师官兵在与日军精锐激战三昼夜完成阻击任务后全部牺牲!三月十七日下午五时许,滕县失守,此战为台儿庄会战争取了宝贵的部署时间。清明将至,将军遗风犹在。对于如今的大学生,历史的枪炮声和抗击日寇、创建新中国的艰辛几乎是没有多少感性认识的。最近,我校赵令德老师将其祖父赵渭宾将军的一封绝笔家书整理后向我们投稿,现刊登如下,既是对将军的怀念,也愿能给师生们一次真切的历史的回眸。)铁松(赵世诚的乳名): 出门因在行进中,未得家中一信,甚念!你学校的通知到了么?何时入校?望你告诉我! 到陕即催促前进。西安行营说到太原就可补充,到潼关等部队过河及孙军长来陕,又被催得要死。到了此地,仍一无所有。阎(锡山)的新炮新枪,均运到后方去。晋军则望风而逃,十五万人现只两三万,余均把枪带回家了。这种残余军阀的可恶,真正是太无人心到极点了。 我们奉命增援娘子关方面,受孙连仲指挥。娘子关一带是山地,倒还可守。不过川军的枪等于零,重轻机枪均土造,不能连发,没奈何只有以血肉去与敌人机械化的部队飞机炮火碰。结果之如何,不问可知了。 平汉线方面已退到彰德,整个的河北已入敌手,从石家庄到彰德沿途都有道路可以进入晋南,以威胁太原。太原有失,娘子关更极暴露。最后的退路,尚不知在何所?前途茫茫,也不愿再焦了。 所幸娘子关南翼,是红军的刘伯承师。我已同他们接洽,均有联络。红军之善战,红军之努力,真使东北军,晋绥军,陕军愧死!老百姓有三句话说,红军又会打仗又不扰民,中央军会打仗但是扰民,晋陕军又不打仗可扰民,就可见一斑了。 因为刘汝明、万福麟、李服膺这些家伙,使敌人把中国军队看得一个钱不值。它(指日军)很少部队硬和我们干不稀奇,它连后方都不要,还是一往前进,向着一点攻击。它认为中国军队只要突破一点,全线都会溃退。所以在忻口的敌人,它的联络虽被红军截断,却仍然向我军不断攻击。可恨这些军队都是私人的工具,都无协同作战的精神,所以才使敌人骄傲自信到这样子。 红军改编后,中央原意把他分作三处使用,经他们再四要求,乃发表第八路军,在山西境内作战。但仍然一师在晋西北,一师在晋东北,一师在晋东南,各发挥他的巧妙的勇敢的游击战术。 我在西安会李一氓不遇,蒙林祖涵[即林伯渠---赵令德注]先生接见我,并与我写信介绍周恩来,彭雪枫。今天往会周,到五台总部去了,只会见彭。他说,前线红军除了得点中央的子弹外,一无补充。他们全靠俘虏敌人的粮食作粮食,他们把山西民众发动起来,同他们一致。所以他们敢于深入到雁门以北去。 从侯喜起(红军上车地点)沿途都听到红军的德政。不只是人民,中央军也说他好,也称赞不已。到了太原,人民团体竞[相]公请周恩来同丁玲讲演游击战术,他们到一处,也即集合民众演抗日的爱国戏剧,这些自然都是那些军队所望尘莫及,自然只有让他出风头了。 我为什么同你写这么详细?就是要使你知道现在已是万恶的军阀总崩溃之一日。民国廿六年的总结算,恐怕快要到了!同时红军在民族抗战中的一切一切,也就是共产党在中国民众心理上所建立的很大基础,未来的成功,未来的抗战,恐怕还是要靠共产党吧! 你现在一切也不必问,埋着头只去读你的书,只要能学来一个健全工人健全技术家。我也就无恨了。况且你学的技术正是未来抗战必需的工具呢! 我的安危,我自己晓得。这么多人都牺牲得,我又怕什么?可惜的我的体力不顶强,不能参加红军去作战,否则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所谓机会,并不是机会主义者,我自信对于共产党,至少是同情的!就是列宁说的同路人,我自信也是同路人的一个!从前这类的话不能说,现在短期内总可以大胆说点。老实说我希望你技能标准,不是希望你作一个普通工程师了事,还希望准备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能够当一个优良的技师!能够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服务!能够在复兴民族,恢复失地的工作上作最大的努力,最大的贡献! 封建势力和军阀的总崩溃,自然是最近将来即可看见的事!可恨的这种残余和新兴的势力[指新军阀---赵令德注],不铲除于民众手里而铲除于敌人。坐使我们几千万无辜民众,也随他们而断送。这种痛心,真不能往下说了。 汉奸之多,出乎意外。自然是政治不良民生凋敝的必然结果.细想起来,也无足怪。但是听彭先生(彭雪枫)说,晋北民众的发动,还比其它省份快,还比其它省份靠得住点。这就难说了。我说这些话,不必使祖母知道,你也不必向人说!自己有一目标,有一志愿,且把目的地走到再说。反正你们的造就比我好,你们的前途自然也比我好,你们的幸运自然更比我好了。 我不幸生在过渡时代,自己又无毅力打破环境,始终受环境的支配,以至今日。我也无怨。不过要使你们弟兄晓得,就不负我的苦心了。 原说今夜上车,因车不够,延到明日。一个人无事,提笔随便同你谈谈,并没有其他意思,不要误会。 来信仍交太原正太街安仁里32号苏宅122师留守处转。 代我问祖母及刘外婆安好。宾十月二十四日夜于太原 (1937年) 附:忆先父赵渭宾将军(赵世诚,系赵渭宾烈士长子,曾任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设计部副主任,我校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我今天重读这封信时,仍禁不住热泪盈眶,失声痛苦。为先父过早去世而哭,为先父奋斗一生而未能亲见统一强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而哭。……也不仅使我回忆起了历历往事。先父于1894年(甲午)出生于四川成都,先祖父是当时官办的制革厂职员。先父童年正值甲午中日战争,八国联军入侵,国家多难之秋,中华民族濒于危殆。入学校后,得到当时已倾向于民主革命的成都著名学者李培甫、视祀怀诸先生的教育,深受反帝爱国思想的影响,常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议论,少年时就埋下了“以身许国”的根。 1911年辛亥革命后,四川革命政权为防备清廷残余势力,组编学生进行军训,成立学生军,先父年己18岁,即毅然参加,次年转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1914年,他在军官学堂第二期毕业,到属于国民党系统的熊克武部队任职,初任讲武堂教主宫。1920年转入部队,在熊部第一师(师长喻培橡)任少校参谋。1924年随喻师参加讨贼(曹混)军,部队屡为北洋军阀在势力所窘,被迫退出四川,驻防于贵州、湖南一带.不久,孙中山先生任命熊克武为建国军五省联军副总司令,准备北伐,先父调任喻师参谋长。之后,凭同学同事关系,在四川军界中担任幕僚职务,先后在二十八军十一混成旅、川康边防军第二师、第三师、四十一军一二二师等部队任参谋长职,直到1937年出川抗战。 先父虽然多年在军界工作,但性格和爱好仍不脱文人的气度。由于早年受李培甫先生的影响,所以旧文学根基很厚(先父牺牲后,成都的著名文人刘豫波先生的挽联中有这样的评价:“久病说当年,最难忘春树淡诗,自愧我识途老马”)。1926年以后,生活比较安定,先父便根据自己的喜好,购买了大批书籍,其中包括廿四史、各类子书、名家诗词文集等。对于能代忠臣义士的著作,如岳忠武王集(岳飞)、文山先生集(文天祥)、史阁部集(史可法),更是百计求购,置诸案右(这些情况见先父在书上所写的跋语,这些书现藏于四川大学图书馆)。在史书中,尤其重视明史、宋史。我当时正上初中,曾遵命逐卷阅读。‘所藏图书中还有相当数量的进步书籍,包括陈独秀、李大钊、河上肇、巴格达诺夫、鲁迅、邹韬奋等人的著作,以及少数马克思原著(如李一氓译的拿破仑第三政变记),都是1927年以后出版的,在当时算是禁书。这些书是在先父阵亡后,我清理遗书时发现,都是先父阅读过的。 七七事变前后,先父在陆军第四十一军一二二师任少将参谋长.这时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压迫一天比一天严重,先父的以身许国抗拒外侮的思想也日趋成熟,很自然地接受了党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为了进一步认清形势,先父阅读了大批有关抗日救亡的进步书籍。我当时正值暑期回家,先父开列了一个很长的书单,命我到生活书店去购买,“八三”以后,在全国人民同仇敌怕要求抗日的呼声中,先父与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将军毅然请缕杀敌,抛家别子,奔赴前线。 1937年12月,敌军占领济南,其后续部队陆续在青岛登陆,山东战局日趋紧张,1938年初,先父随王铭章师长奉调由山西转赴山东前线。3月初旬,日军矶谷师团由津浦线向南进犯,企图攻占徐州。王铭意将军奉命固守滕县。从3月14日起,敌军即开始全线进攻,我军奋勇迎战,虽然阻住了敌军,但由于装备劣,死伤惨重。到3月17日下午,敌军已占领滕县南面城墙和东关,王师长亲临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督战。至5时许,西、南两面城墙我军死伤殆尽,陷于敌手,敌人从城墙上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射击。王师长率部突围夺路不成,乃从城西北角登上城墙继续指挥作战,这时敌军已占领西门城楼,继续向前迫进,在此万分危急的情况下,王师长和先父及其他随从人员乃利用城墙上的电线缝城出去,准备到火车站去指挥布置在那里的一二四师三七二旅继续与敌人搏斗,不料刚走到西关外电灯厂附近,即被西门城楼之敌军发现,一阵机枪扫射,王师长腹部中弹,伤势危殆,先父中弹倒入城壤,当即牺牲,王师长旋因伤重气绝。同时中弹牺牲者还有一二二师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塘等十余人。这时已近黄昏,少数幸存者乃利用黑夜突围,绕道微山湖转至后方。 王师长和先父阵亡后,集团军首长曾以重赏寻求忠骸,直到当年四月,才在当地群众协助下被红十字会人员找到。王师长的忠骸随即运回四川,先父的忠骸未能运回,在滕县就地安葬。 从1938年到现在已经54年,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54年里,我们的祖国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啊!你生前向往的、追求的新中国已经成为现实,祖国除台湾外早已统一,封建军阀已被消灭,中华民族已列入世界伟大民族之林,再不会受人欺侮了!你的儿女也都已长大成人,遵照你的教导,都献身于祖国国防建设事业,成为国家的高级技术干部,并且都入了觉。你英灵有知,应当含笑于九泉吧! 附:纪念我原子弹首爆成功四十周年时重读爷爷赵渭宾烈士绝笔家书有感(赵令德) 2003年十月十六日是我国原子弹首爆成功四十周年纪念日。此时此刻重读爷爷给我父亲――已故北航教授赵世诚的绝笔家书,不由得浮想连篇,感慨万千! 爷爷赵渭宾烈士生于1894年,今年是他老人家诞辰110周年。其生平简介如下:1911年辛亥革命后,四川革命政权为防备清廷残余势力,组编学生进行军训,成立学生军,爷爷年己18岁,即毅然参加,次年转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1914年,他在军官学堂第二期毕业,到属于国民党系统的熊克武部队任职,初任讲武堂主教官。1920年转入部队,在熊部第一师(师长喻培橡)任少校参谋。1924年随喻师参加讨贼(曹锟)军,部队屡为北洋军阀的势力所窘,被迫退出四川,驻防于贵州、湖南一带。不久,孙中山先生任命熊克武为建国军五省联军副总司令,准备北伐,爷爷调任喻师参谋长。之后,凭同学同事关系,在四川军界中担任幕僚职务,先后在二十八军十一混成旅、川康边防军第二师、第三师、四十一军一二二师等部队任少将参谋长职,直到1937年出川抗战。1938年三月十七日与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将军在滕县阻击战中壮烈牺牲,时年四十四岁。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他和王铭章将军能够义无反顾的抛家别子共赴国难绝非一时冲动,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他在赴山东之前在山西太原写给我父亲的绝笔信[此信原件存中国革命博物馆,极为真实地反映了爷爷的政治立场和人生观。他十分明确地指出了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说明了为什么共产党必将取得胜利---扎根于民众之中。他准确地预言了中国未来的政治方向,要求他的子女要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能够当一个优良的技师!能够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服务!能够在复兴民族,恢复失地的工作上作最大的努力,最大的贡献!”爷爷之所以有这些认识,是因为他在二十年代就读过大量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和中国的史料,这些使他从根本上认识了中国的未来!



         

上一篇:我校开展“校园之星”评选活动
下一篇:我校与加州大学Berkeley分校合作研制首个实现飞行的微扑翼静电驱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